一懒众衫小

【巨胖】此处应有旁白。

太有趣了

寻鲸入海:

-新年大礼包day6


-准备的时候没想到刚好是情人节。


-感谢每一个能看完的人。如果您能留下点什么,我将万分感激。







「现在已经九点了,一反常态的是毛不易才刚从卧室里出来。昨晚他睡得很不好,因为一直在做梦,梦里都是一些不可描述的内容。更可怕的是梦境的主角还和他住一个屋。」


"王竟力!!!"毛不易冲到正在作画的某位男士身边神情紧张地捂住了他的嘴,用眼神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。


「毛不易很慌,他震惊的是王竟力怎么会知道这事。王竟力心情也很遭,他真的没有说话。从一大清早他就一直听到这个声音,到刚才为止他一直怀疑是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。现在他可以松一口气了,因为毛不易的脑子也有问题。」


"谁在说话?!"毛不易捂紧王竟力的嘴,向四周警惕地望了望。屋子一片空荡,钟易轩还在睡觉,其他人都不在家,这声音来得莫名其妙。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,他很努力的想给这件事找一个解释,思来想去视线还是落在了王竟力身上。世界一下子安静了几秒,那个声音又响起来。




「毛不易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脑子有问题。」


"王竟力,为什么我能听见你脑内戏精的声音。是我进化了吗?"毛不易强装淡定的开口质问,被捂住的人翻了个白眼,戳戳毛不易的胸口让他放开,见对方还在愣神,干脆直接掰开他的手。


"他是个旁白,和我没半毛钱关系好吗。"


「王竟力说得不完全对,我不是旁白,我是最最善解人意的旁白老师,早上我重复了三遍,之所以他还是心不在焉的没说准确,是因为他现在很想问毛不易,对未成年人下手,他的良心不会痛吗。」

毛不易又把王竟力的嘴巴捂上了。


「毛不易需要冷静,各种意义上的。他只祈祷钟易轩还没有醒,不会听到这个声音。但事实告诉我们,觊觎未成年人是会出事的,钟易轩已经在门后面站了很久了。」


"易轩?"毛不易朝自己的卧室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,死死的盯着那扇门。别开门,千万别开。可是门开了,钟易轩揉着眼睛走出来,有些迷离的看着面前惊恐万分的成年人。




「钟易轩努力表现出一幅他才刚醒的样子,其实他心里虚得很。因为它不仅听到了外面两个人的全部对话,而且在毛不易还没醒的时候蹲在他床边看了他很久。」


场面一时陷入了尴尬。钟易轩揉眼睛的手僵在半空中,毛不易还捂着王竟力的嘴,王竟力生无可恋的盯着天花板。一不小心对上毛不易的眼神,钟易轩面无表情地眨了眨眼睛,按照他走出来的步子又退了回去,砰地关上了门。




「毛不易觉得自己应该追进去,但是王竟力在场,他要追进去就彻底暴露了自己对钟易轩的意图。而王竟力,王竟力你别骂了,没用的。」




王竟力一拳锤在了毛不易肩膀上,给他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,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和钥匙,径直出了大门。


「毛不易觉得自己怂极了,其实王竟力也这么想。毛不易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,钟易轩也是这么想的。」


毛不易推门进去的时候钟易轩正趴在窗户上看雪景,玻璃上凝结的水汽里被人画了一个爱心,里面是英文缩写的"MBY",然后这三个认认真真写上去的字母又被划掉,在一旁潦草地写了一个"SB"。


毛不易走到他身旁站定,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,"我好看吗?"


「钟易轩心里有一句mmp,他以为毛不易会问自己喜不喜欢他,他连回答都准备好了。毛不易听到这里难受极了,他确实想问这个问题来着。可是他刚才心跳跳的太快了,整个人有点发飘,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肯定要问钟易轩你喜不喜欢我。」




钟易轩没憋住笑,他煞有其事的清了清嗓子,"你有我好看?"




「钟易轩说喜欢。」